中国新闻社
首页 新闻大观 中新财经 中新体育 中新影视 中新图片 台湾频道 华人世界 中新专稿 图文专稿 中新出版 中新专著 供稿服务



首页>>新闻大观>>国内新闻>>新闻报道



2018-07-09 22:28:37_各行业需要代做排名加Q2708165.09

  在网上如何买强效迷魂药_【+订购.V信:myt6661】【订购.Qq:42493911】正.品.催.情.迷.幻.昏迷.【保密发货】【安全第一】【诚信交易】。。。人民法院报评山西企业肆意排污:嚣张气焰何来_在网上如何买强效迷魂药_【+订购.V信:myt6661】【订购.Qq:42493911】正.品.催.情.迷.幻.昏迷.【保密发货】【安全第一】【诚信交易】。。。r4IpX5Oemz3RxaW

  

  str_replace(' ','
',

目前为止,没有哪一家机构可以许诺复苏。在贾春生看来,人体复苏是整个低温保存领域的终极目标,如果因为这个目标太过虚无缥缈而不去努力,那么在这一领域可能永远不会有突破性进展。

2018年6月19日下午,罹患肺癌多年的刘爱慧去世62小时后,完成血液置换、冷冻保护剂灌注和程序降温等操作,被放置到特制的不锈钢保护舱里,转移到-196℃的液氮罐中。

这是山东银丰生命科学研究院(下称“银丰研究院”)生命延续计划项目中,允许公开报道的第二例人体低温保存案例。从理论上讲,在临床死亡后,但组织器官微弱的代谢活动仍在进行,脑中枢尚未进入不可逆的状态。此时通过物理降温,将人体冷冻,就像为生命按下了暂停键,等待在未来的某一天解冻复活。

如今,刘爱慧与中国首例人体低温保存的志愿者展文莲一起,被保存在银丰研究院1号巨型液氮罐中,等待有朝一日医学进步,或许可以起死回生。

刘爱慧遗体在银丰研究院进行手术。供图/银丰研究院

01

地产大佬进军人体冷冻

据公开资料,2015年,银丰生物工程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银丰生物”)出资成立银丰研究院。银丰生物注册于2011年,其唯一股东是山东银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银丰集团”)。在成立银丰生物之前,银丰集团主攻金融、房地产业务,在生物医疗相关领域主要的布局是山东省脐血库。

银丰研究院院长贾春生告诉AI财经社,十多年前,银丰集团实际控制人王伟为母亲治疗肾病,辗转求医无效。当时王伟偶然认识了山东大学齐鲁医院的沈柏均主任,沈柏均作为山东省脐血库的创始人,建议王伟试试脐带血治疗,没想到效果非常好,王伟母亲在接受治疗后身体状况得到好转。自此,王伟对脐带血这一新兴医疗手段抱有极大的热情和信心,也很感激帮助他的沈柏均。

2004年7月,银丰生物设立山东省齐鲁干细胞工程有限公司,同年,该公司接管山东省脐带血造血干细胞库,即山东省脐血库。

据贾春生回忆,2011年前后,银丰集团一位高管在参考消息上看到一篇关于人体冷冻的新闻,介绍了一家由美籍华人严某创立的亚洲人体冷冻公司,正在尝试将美国的技术引入国内。这位高管将新闻拿给王伟看。王伟这时才意识到,冷冻脐带血、组织器官并没有多先进,国外早就开始在做如此超前的实验了。2012年3月,王伟产生了要做人体冷冻的想法。

AI财经社并未检索到参考消息的原文,但公开资料显示,亚洲人体冷冻公司确系存在,2011年由美籍华人勒米·严创立。2015年9月,《科技日报》曾采访勒米·严,报道称,亚洲人体冷冻公司目前主要工作是做美国机构在中国的“代理”服务,协助病人家属和冷冻机构工作人员沟通,帮助其准备、翻译文件。

另一个促使银丰集团开展人体冷冻项目的契机来自沈柏均。早在1993年,沈柏均就成立了齐鲁医院低温研究医学实验室,主要是为了研究脐带血保存。贾春生告诉AI财经社,低温医学是沈柏均一直以来的梦想,除了脐带血,沈柏均也在试验更复杂的组织器官级别的低温保存。

2013年10月,俄罗斯人体冷冻机构KrioRus首席执行官访问银丰生物。次年4月,银丰生物工程集团董事长、山东大学齐鲁医院副院长等一行前往俄罗斯KrioRus考察。据银丰研究院宣传中心主任李庆平回忆,俄罗斯人体冷冻机构的场地和设备非常简陋,一度让团队感到灰心,觉得这样的方式与前沿的科学研究相差很远,如何让参与的人接受?

从俄罗斯回来后,银丰生物的人体冷冻计划推进缓慢。2015年,银丰生物的团队前往美国的两家人体冷冻机构:Cryonics Institute(CI)和Alcor(阿尔科)进行考察。这两家机构均成立于上世纪70年代,截至目前已冷冻超过300人,拥有较为完善的技术方案和流程。

美国考察之行让银丰生物重燃信心,2015年,银丰研究院成立。

在美国人体冷冻机构CI,工作人员向遗体中注入特殊玻璃混合物,防止冷冻后身体内结冰。供图/@视觉中国

02

人体冷冻在中国

同样是在2015年,人体冷冻进入中国大众的视野。

2015年5月30日,重庆女作家、小说《三体》编审之一的杜虹因胰腺癌去世。杜虹生前决定,委托美国阿尔科公司对其头部实施冷冻保存。当时阿尔科的报价是,冷冻全身20万美元,只冻头部8万美元。杜虹及其女儿女婿经过反复考虑,认为冷冻头部的方案更合适。杜虹女儿卖掉北京一套20多平方米的房子,凑齐费用,和阿尔科签订了协议。

杜虹离世后,随时待命的阿尔科专家第一时间向其体内注射抗凝剂等防止血液凝固的药物,同时用特制设备按压心脏,保证血液循环。紧急处理后,杜虹的遗体被转移到手术地点,以保护液逐步替换遗体中的血液,并对遗体进行初步冰冻。随后,杜虹的遗体在冰冻状态下被运往位于美国洛杉矶的阿尔科总部,将头颅取下保存在-196℃的液氮罐中。

这是中国第一位人体冷冻者,但自此之后,前往美国进行人体冷冻这条路行不通了,遗体出入境的手续非常复杂,且办理周期又很长,保存效果受到极大的影响。一些人联系到阿尔科,阿克科向他们推荐了位于山东济南的银丰研究院。

自2016年起,银丰研究院陆续接触了十几例病患。银丰研究院宣传中心主任李庆平负责联系和接待家属,他告诉AI财经社,当时条件已经成熟,可以进行操作,但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实施该计划。

人体冷冻属于超前的研究项目,按照中国现有的法律框架,只能通过遗体捐献的方式参与。在项目进行前,本人或家属必须签署遗体捐献同意书和银丰研究院的生命延续计划知情同意书。但根据遗体捐献的相关规定,在完成捐献前,本人和直系家属随时可以反悔。据李庆平称,银丰研究院多次遇到这样的情况,已经耗费人力物力做好前期准备,但最终因为种种原因,没有完成捐献。

2016年12月,银丰研究院曾派三辆车前往山西太原,将一位肝癌末期病人转移到齐鲁医院的临终关怀病房。病人去世当天,他的妹妹给父母打电话,父母要求见儿子最后一面,又将病人遗体拉走了。

还有因无法及时跟进病人情况,耽误最佳手术时期的情况。据李庆平回忆,一位来自厦门的病人家属已经签署了两份文件,沟通好部分细节问题,但当其返回厦门,再次联系银丰时,病人已经逝世。另一位病人也是类似情况,因距离较远,使用救护车进行病人转运非常困难,银丰研究院甚至联系山东航空来运送病人。但在银丰与航空公司沟通好后,病人病情急剧恶化并去世,也未能实施。

直到2017年5月,银丰研究院终于等来一位条件允许的志愿者。

03

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2017年初,展文莲因肺癌多发转移,她的丈夫桂军民找过的所有医疗机构和专家,均告诉他妻子已痊愈无望,最后不得已将其转到齐鲁医院的临终关怀病房。从病房主任类维富那里,桂军民知道了人体冷冻的存在。人的遗体在低温环境下保存,等到未来可以治愈其所患疾病时,病人或许可以复苏。

据《科技日报》报道,桂军民毫不犹豫接受了这个概念。他表示:“我比较相信新科技,(复活)完全有可能。我受过教育,(接受人体冷冻)这个事情,很简单。”

2017年5月8日凌晨4时1分,展文莲呼吸心跳停止,主治医生宣布病人死亡。银丰研究院的专家团队迅速介入,进行一系列紧急处理措施,而后将展文莲遗体运送至银丰研究院。经过60多个小时的操作,展文莲的遗体温度降至-190℃左右,被转移到液氮罐中。

展文莲遗体被保存在1号罐中。供图/杨雅芳

院长贾春生称银丰研究院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贾春生透露,国内不乏对人体冷冻感兴趣的机构和个人,也曾有医生学者前往美国考察,但只有银丰做成了。

一方面,银丰集团资金雄厚,能够支撑研究院进行科研试验。另一方面,多年与脐血库的合作使得银丰在低温保存领域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和人才,以沈柏均为代表的专家团队也为银丰研究院在临床方面提供支撑。

李庆平向AI财经社介绍银丰研究院现有设备时表示,目前银丰的技术水平已经超过世界其他老牌人体冷冻机构。2015年在美国考察时,银丰曾考虑直接向阿尔科购买全套技术设备,但阿尔科董事会意见不一,最后决定拒绝与银丰合作,让他们不得不放弃,转而自行研发。

目前银丰研究院所使用的程序降温设备是研究院自主研发的,可以中途不间断将人体温度直接降至-196℃,而阿尔科的设备只能一次性将温度降到-120℃左右;银丰具备多名临床专家,将ECMO这一临床领域先进技术引入人体冷冻手术中,这是其他机构手术方案中不具备的。

贾春生告诉AI财经社,目前银丰研究院与各大高校、医院和科研机构展开合作,从不同方向对低温医学进行研究。“很多事情不是一家机构可以做成的”,贾春生说。

04

等待复活的科学梦想

首个人体冷冻案例完成后,陆续有二百多人致电银丰研究院咨询,其中40多人来到研究院实地参观,20余人表示有明确意愿,签署了同意书。

银丰研究院还为一些生命延续计划感兴趣的人提供会员服务,成为会员后可以参与银丰举办的科普活动,并获得银丰生物提供的包括基因检测、干细胞治疗等一系列服务。

李庆平介绍称,目前银丰生命科学公益基金会是公益组织,基金主要来源于银丰集团资助。此前首例人体冷冻的资金,大部分来自于该基金会,据家属桂军民称,他只捐了很少的钱,表达了自己的意思。

在银丰研究院生命延续计划的知情同意书中,明确写着:“银丰研究院没有保证、担保或承诺生命延续研究计划在未来一定会成功,也不能准确预测未来医学科技的发展时间表。”

银丰研究院的专家团队对生命延续计划持有很大信心。现任银丰研究院首席科学家的沈柏均是生命延续计划的坚定拥趸,他是第一个签署该计划知情书的人,也是银丰研究院的第一位志愿者。山东大学齐鲁医院心外科主任孙文宇相信,人未来可以复活。在他看来,死亡不是临床上所定义的确切界线,“一个细胞活着也是活着”,只要保存了基因,人就有复活的可能。

银丰研究院的美籍专家阿伦·德雷克曾表示,死亡并非不可逆。在接受凤凰网采访时,德雷克称能够理解那些将人体冷冻定义为伪科学的人,但他认为,“那是这些人没有看到未来这一领域的样子。正是因为没有看到,我们才不断追求,不断努力”。

目前为止,没有哪一家机构可以许诺复苏。在贾春生看来,人体复苏是整个低温保存领域的终极目标,如果因为这个目标太过虚无缥缈而不去努力,那么在这一领域可能永远不会有突破性进展。

贾春生认为,生命延续计划是具备现实意义的,通过遗体捐献参与生命延续计划,有助于推动中国遗体捐献事业和医学科技的发展进步。

家属见证刘爱慧被转移至液氮罐。供图/银丰研究院

2018年6月19日下午14时30分,刘爱慧被转移到液氮罐中,十余位家属见证了这一过程。刘爱慧的爱人周老先生告诉AI财经社,当时他不知道自己怎么走过去的,“魂都丢了”,站在操作室外的玻璃前,周老先生号啕大哭。

他心里难受,但也觉得骄傲:老伴儿为中国的医疗事业做出了贡献。刘爱慧以前经常说:“人走了,一把灰儿,也就那样了。如果对科学、医学有贡献有好处,才更有意义。”周老先生觉得老伴儿是幸福的,因为她实现了自己的愿望。

周老先生称,他以后也要进行人体冷冻,去陪他的老伴儿。

文| 杨雅芳

)



                    
新闻大观>>国内新闻>新闻报道


新闻大观| 中新财经| 中新体育 中新影视| 中新图片| 台湾频道| 华人世界| 中新专稿| 图文专稿| 中新出版| 中新专著| 供稿服务| 联系我们

分类新闻查询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